融资总额近4亿美元,科技农场领域融资最高的20笔交易解读

作者:张乐 2020-05-03 08:51

尽管2020年是经济遭遇多重挑战的一年,但科技农场依然是世界级风口,在农业领域热度不减。作为一个20世纪初由美国地质学家吉尔伯特·埃利斯·贝利提出来的“老”概念,这种新型室内种植的科技农场发展至今一直延续无土溶液栽培方式,将污水转化成电力,降低能源成本,同时能够提供更多食物。显然这一热度持续的成因,也来自于人们对于自动化科技农场能够解决“有限水土“、”环境污染”两大全球痛点的充分认识。


AgFunder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科技农场领域融资规模最高的前20笔交易总额接近4亿美元,这些获投的公司利用AI技术、室内农业等技术提高传统农业生产效率,创造了集约化、规模化的生产方式。


回归国内农业,目前,全球化的趋势已不可逆转,我们的传统农业既受到世界农业强国的冲击,也在这种冲击之下寻找新的机遇。我们目前依然面临人多地少,人均土地占比稀少,小农思想根深蒂固等困境,从传统农业到科技农场的建设过程中,我们既要学习先进经验,又要立足自身,找到最适合我国农业发展的途径。从这些创新案例中,我们能够获得非常有价值的经验。


2019年科技农场领域融资最高的20笔交易


配图.png

数据来源: AgFunder


针对世界各国的科技农场,AgFunder在年报中提出,有关新型农业系统初创公司的融资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7%,且越成熟,融资规模越大。


主研昆虫营养素的Ynsect,在2019年拿下由欧盟委员会领头的2166.2万美元的融资。同为昆虫养殖方向的荷兰protifarme公司也筹集了B系列资金。


过去由工厂主导媒体和资金关注度的模式近年来受到冲击,分布式的商业模式正在加速发展,德国的infarmys在超市里配置了不断增长的联网橱柜,完成交易链的简化。


Bowery关闭B轮扩建项目,并表示暂时不再寻求更多资金,将利用这些资金在巴尔的摩附近建造第三个科技农场设施。


下面,我们对国外科技农场的发展模式做详细剖析。


企业案例:Infarm城市化科技农场——从生产到销售渠道的链式扩张


本着“帮助城市实现食品生产自给自足,同时提高食品的安全性、质量,并改善环境问题”的愿景,Osnat Michaeli及其兄弟Erez和Guy Galonska于2013年创立了Infarm,目前已完成7轮融资,筹集超过1.34亿美元的资金。


Infarm融资信息

7轮融资.png

数据来源:crunchbase


其主要产品为“室内垂直农业系统”,在作物种类和种植数量上都具有极强的延扩性。该系统以大小统一的“模块”为种植单位——用户根据需要确定模块的数量。因此,Infarm不仅可以服务便利店的单个冰柜,也可以大规模组合,使销售规模可涵盖的范围更广。


Infarm初始业务在德国、瑞士和法国,销售切入方向是与零售商合作,形成对产品有利的简化产业链,业务区内已与Edeka,Metro,Migros,Casino,Intermarche,Auchan,Selgros和Amazon Fresh等食品零售商合作。为便于货物分派,相关负责人表示已在配送中心部署了200个店内农场和另外150个农场,每月收获超过15万株植物。


但Infarm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rez Galonska并不满足于此:“通过融资,我们将进一步扩大我们的影响力,在北美,亚洲和欧洲等地开发可持续食品系统的市场。”


2020年3月,创始人之一埃雷兹·加隆斯卡(Erez Galonska)在东京聚会上宣布:Infarm将建立一个名为Infarm Japan的本地子公司,以实现在亚洲的扩张。加隆斯卡还表示,预计Infarm将于今年夏天在JR East的子公司Kinokuniya高级超市中提供服务,初步完成对亚洲市场的战略部署。


企业案例:AeroFarms航空科技农场技术——摆脱作物生长环境的尝试


AeroFarms建立于2004年,已融资10次,总资金量达23800万美元,其拥有的70000平方英尺垂直农场,也是全球同类农场中最大的科技垂直农场。


AeroFarms融资信息

AeroFarms融资.png

数据来源:crunchbase


该公司尝试摆脱环境对植物的影响,提供不需要土壤或阳光下在任何位置都能生长的航空植物生长系统,并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建设和运营对环境负责的农场来转变农业。


其技术根基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智能气垫:

使用航空电子设备将营养、水和氧气雾化在绿色蔬菜根部,用水量可比田间耕种少95%,比水培少40%。


智能灯光:

由LED灯为植物提供光合作用所需,特定的光谱、强度和频率。经过精心设计的照明能够以锐利的精确度和更高的生产率控制尺寸、形状、纹理、颜色、风味和营养。


智能数据:

时刻监测作物所需的常量和微量营养素,进行可控的害虫管理,并在每次收割时监控数百万个数据点,不断使用预测分析来审查,测试和改善系统,使每平方英尺的生产力比商业田间农场高390倍。


智能扩展和基板:

AeroFarms系统同样由模块组成,可以垂直或纵向堆叠。此外,他们开发了可重复使用的专利布料基板,用于播种、发芽、生长和收获,保护环境的同时,降低成本。


科技农业系统与我国农业的适配性及措施政策


我国大农业技术发展的困境:


1、传统的刀耕火种从5千年前开始延续,至今,这种小农经济“土地为重”的思想已经根固化,且现居农村的农民不具备应用高科技农业设施的操作知识和文化储备,认知的缺陷和小农思想是推进科技农业变革的一大阻碍。


2、我国耕地面积优劣不一,地形复杂多变,且人口众多。据统计,我国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为6亿5千万人左右;全国耕地面积为18.2574亿亩(2014年);相较于美国人均0.6公顷的耕地,我国人均耕地面积仅1.46亩。


3、转型科技农业,大量农村人口的安置成问题。以大量高新科技为根骨的科技设施农业将不再需要大量的农业从业者,范围化小农经济自给自足的状态被打破,仅靠低廉的租地收入无法维持,被解放的农村劳动力转向城市,将为城市发展带来巨大压力。


4、我国机械化水平尚不足以支撑科技农业的全面化发展。欧美大农场的大面积作业需要大量耕种的机械,在农事活动的灌溉、施肥、采收、储运等都需要技术设备支持,目前我国已有部分大型用于农事耕作的器械,但建设尚不完全,且耗资巨大。这对想要进军科技农场的国民无疑是一次打消积极性的被动筛选,也是设施农业全面化的一道门槛。


面对这些困境的相关政策:


对于以上困境,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并提出三个理论支撑:发展极理论,把要素资源集中投放,优先发展;产业集聚理论,通过产业集聚产生外部的优势;产业链理论,完善发展全产业长链。


据悉,2020年将启动优势特色产业集群建设,分批支持建设优势特色产业集群,首批支持50个左右,支持期限暂定为2020—2022年。主要围绕基地建设、机种机收、仓储保鲜、产地初加工、精深加工、现代流通、品牌培育等全产业链建设,促进提升优势特色产业发展水平。


此外,还将全面推进全域土地综合治理,进一步优化乡村生态、农业、建设空间布局,中央政策提出对高标准农田进行连片提质建设,对存量建设用地进行集中盘活,做到对乡村人居环境进行统一治理修复。


目前,国内产业以“中粮智慧农场”为例,结合自动化、智能化、工业化,链接农业农场生产与休闲观光旅游,在农业发展问题上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成为都市农业的模范。其部分农场蔬菜不需消耗土地资源,已实现平面种植+立体垂直种植,统计显示可节约80%的土地资源,这为未来国内科技农场的发展提供了可行思路。


聚焦未来


面对国内困境,未来农业迈向科技化,最终建成智慧型垂直产业,我们还需要打开思路,因地制宜,将华北、东北平原的大农业科技农场与城市农场多渠道同步发展,在复杂国土资源下合理优化种植产物选配;把握科技,从平面到立体种植,利用云监测数据不断调整农业系统;优化农业产品链式结构,增加生产销售渠道,多维度链接生活服务,为农业创收提供多维可能。

注:文中如果涉及35斗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35斗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35斗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gao.kp@vcbeat.net。

分享: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