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35斗公众号

中国五大“蔬菜之乡”盘点,菜篮子里的万亿生意经

作者:廖芬 2021-04-01 08:51

农业特色小镇,是产业升级转型的重要路径之一,也是经济新常态下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简单来说,这一平台的核心任务在于发展农村经济,促进农民增收,为农业、农村和农民服务。


因我国农产品供给存在质量不高、优质农产品不多等问题,增加优质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成为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依托优质农产品的特色小镇需要肩负的首要任务。显然,能打造出独具特色的农产品成为了农业特色小镇的显著优势,所以农业特色小镇在发展农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转化升值等方面,往往会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致力于成为农业产业聚集的平台,加快农业产业化进程和提升涉农产业竞争力。


农业特色小镇成为香饽饽,“蔬菜之乡”便是其中的一块活招牌。这次,35斗盘点了国内一些著名的单品类蔬菜之乡,从其资源禀赋、发展成绩、技术创新,以及附加值等角度来看这些蔬菜之乡到底香不香。


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


金乡大蒜.jpg

图源:人民网


疏菜百味,我们先从相当有味儿的大蒜讲起。


“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金乡县是全国著名的大蒜之乡,也是全国大蒜的“种植培育、储藏加工、贸易物流、信息发布、价格形成”五大中心。在2015年中国品牌价值评价活动中,“金乡大蒜”品牌价值评估高达182.32亿元,2019年底该品牌入选2019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


大蒜成为金乡的一张名牌,一与山东人喜好吃蒜的因素有关,二是有金乡本地的资源禀赋做基础。金乡县总的来说是微斜平地,地势平缓,耕地以潮土为主,有大面积疏松土质适于须根系作物生长,并且经过多年培肥改良,土壤肥力较高,包括钙、镁、钠等在内的微量元素含量较高,能有效地促进大蒜的正常生长发育,提高单产。


金乡大蒜产量大,产业化也完善,生产端机械化,加工端规模化,销售端多元化。


在生产端,金乡县推进大蒜标准化种植,带动全县三品一标种植面积达42万亩,重点打造标准化种植示范基地核心区10000亩。依托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优势,规划布局了万亩大蒜标准化种植基地,制定全程技术标准体系,建立完善的溯源体系,建设大蒜育种实验室,推广先进种植模式,全程实施绿色防控,机械化种收,成为当前世界大蒜最先进种植模式的先行先试之地。


在加工端,金乡县建成了全国最大的大蒜及食品加工区——食品产业园。加强科技研发,购置研发设备总数达1000余台套,研发投入超过8000万元,年均增长10%。此外,还成立了金乡县大蒜研究所,围绕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开展科研攻关,推进产学研合作及科技成果的转化。其研制开发出黑蒜制品、硒蒜胶囊、大蒜多糖等9大系列105个深加工产品,进一步拉长了大蒜产业链条,提升了大蒜附加值。


在销售端,除了线下蒜商采购,金乡县还引入了线上交易、电子拍卖等交易模式,规划建设跨境电商物流园、蒜通天下等电商项目,与阿里巴巴、海尔等进行深层次、全方位合作,建立海尔COSMOPlat金乡大蒜示范基地。近年金乡全县大蒜冷藏能力达到了420万吨,超过全国总量的70%以上,产品出口至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为国内大蒜的主要出口地,正常情况下,金乡每个月出口大蒜10多万吨,国内每个月的大蒜消耗量也在10万吨左右。


由于近两年来大蒜价格持续走低,从2017年6月起,全国大蒜价格就一路下跌,蒜农种植热情有所减退,为规避风险,种植面积有所减少。2016年种植面积为58万亩,2017年为62万亩,2018年为60万亩,2019年为53万亩。但总体而言,种植面积都保持在50万亩以上,这与当地农户常年养成的种植习惯有关,而最关键的因素是当地的大蒜价格保险政策。


自2015年起,金乡推行大蒜目标价格保险,以每年种植大蒜的盈亏点为目标价格,2020年定为1.73元/斤,保险公司对跌幅部分进行赔付,让农户保住本,吃下“定心丸”。另外,金乡农民虽然常年种植大蒜,但种蒜早已不是唯一的经济来源,政府部门引导他们融入种植、收储、加工、销售等大蒜产业链各环节,催生亦农亦工亦商的“三栖”经营者。


玉田包尖白菜,是为人间“玉菜”


玉田白菜.jpg

图源:河北新闻网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白菜种植历史悠久,玉田白菜因耐贮藏、产量高、不抽苔、叶色深绿、叶脉细密、味甜嫩脆等特点而闻名中国,素有“玉菜”之称,是白菜中的上品。2006年,玉田县被中国果菜论坛组委会授予“中国大白菜之乡”称号。


玉田是传统的蔬菜种植大县,玉田包尖白菜距今已有二百多年的种植历史。玉田地处燕山南麓,位于渤海之滨,雨热同季,土壤肥沃,贯通玉田全境的奥陶水系和雾谜山水系中的矿物质含量更是比较高。独特的气候、地理和水系条件成就了玉田包尖白菜上乘的品质。


经过长期的种植和筛选,玉田包尖白菜形成了三个品系,即大包尖、二包尖和小包尖。大包尖菜棵大,品质稍差,且管理上需要大水大肥,20世纪90年代中期已被淘汰;小包尖品质好,产量低,只有小面积种植,目前以二包尖为主。2008年,玉田包尖白菜地理标志证明商标通过了国家商标局的审定,成为河北省的蔬菜类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发展至2019年,玉田白菜种植面积17万亩左右,产量约110万吨,其中除了名为“包尖白菜”的玉田晚熟品种外,多数为老百姓熟悉的北京三号、天津青,以及黄心菜三种系列品种。产品热销至北京、天津、湖南、广州、贵州、上海、东北三省、内蒙古、香港等各地区大批发市场及商超,同时远销加拿大、俄罗斯、泰国、新加坡等海外地区。


近年来,玉田包尖菜在生产过程中全面实施了增施有机肥、高垅栽培和病虫害无害化防治等标准化生产技术,使其更加尽显珍品本色。尽管如此,玉田大白菜的市场行情却并不如以前,连续几年大白菜都是“白菜价”。


如何提升产品溢价是玉田包尖菜面临的难题,而进行数字化建设或许是可探索方向之一。以进行数字化建设的可信农场为例,2020年2月起,博世中国慈善中心与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可信农场携手发起“农业大数据助力乡村振兴”扶贫项目,进行产业化升级。


可信农场以卫星、无人机、气象站、传感器、种植记录小程序构成蔚县大白菜物联网系统,覆盖白菜种植完整周期。在项目一期落地的白家庄子村,可信农场已经完成“数字化高山农场”的升级改造,一方面通过数据收集进行数据反馈,结合可信农场农业数据模型及种植技术经验积累,在证实农户诚实种植的基础上,指导种植过程,保证产品高品质;另一方面提取作物生长的关键时间点记录,形成完整的种植过程追溯信息,与白菜一同进入销售环节,证明产品透明性及安全性,提升产品溢价。


曹县芦笋配香羹,支柱产业振乡村


曹县芦笋.png

图源:大众网菏泽


2003年,曹县县委、县政府提出发展芦笋产业,成立芦笋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使曹县芦笋向规模化、产业化方向发展。同年,曹县被国家农业部命名为“中国芦笋之乡”。近年来,曹县已成为国内主要的芦笋集散地。


曹县地处鲁西南黄河中下游平原,土壤疏松,有机质含量丰富,透气性好,光照、雨水充足,非常适宜种植芦笋。1976年,曹县开始种植芦笋,但面积小,产量较少,主要销往外地。随着芦笋种植效益的提高,面积逐年扩大。


曹县生产的芦笋以个大均匀、色泽白嫩,营养丰富而享誉内外。主要产品有芦笋罐头、保鲜芦笋、芦笋茶、芦笋醋、芦笋汁、芦笋粉、芦笋糖浆、芦笋酒和芦笋保健品等20余种。曹县积极引导笋农实行无公害、标准化种植,培育有机芦笋生产基地和无公害农产品基地,打破了国际绿色壁垒,产品出口美国、德国、荷兰、法国、巴西、日本、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澳大利亚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


为进一步推广芦笋产品,推动芦笋产业发展,以及宣传独具特色的“芦笋文化”,从2007年开始,中国蔬菜流通协会和山东省菏泽市人民政府、曹县人民政府主办的国际芦笋节每年定期举行。


2018年2月12日,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正式批准对“曹县芦笋”实施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同年7月,在曹县芦笋新品种育种繁殖基地启动仪式新闻发布会上,曹县农业局局长张世珍介绍了曹县芦笋产业发展的情况。他表示,近几年来,全县芦笋种植面积发展到12万亩,年产量近10万吨,年加工能力12万吨,年出口创汇7500万美元,从业人员10万人,芦笋产业已成为曹县最具优势的外向型农业项目。


芦笋产业已经成为曹县全县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从曹县出发的芦笋加工产业龙头的巨鑫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集芦笋育种、种植、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实体性综合企业,主要从事芦笋的科学研究、精深加工和高值化利用,拥有国家发明专利30项,省级科技成果鉴定6项。巨鑫源集团创建于1999年,于2009年10月在澳大利亚上市。


济南农业看济阳,济阳农业看曲堤


曲堤黄瓜.jpeg

图源:济阳广播电视台


“济南农业看济阳,济阳农业看曲堤。”曲堤镇加快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发展黄瓜大棚2.6万个,占地5万余亩,黄瓜逐渐成为曲堤农民增收的主导产业,曲堤也因此被誉为“中国黄瓜之乡”。


2018年,全镇黄瓜产量达6.5亿公斤,产值超过15亿元,带动农民增收9000万元。菜农人均纯收入超过3万元,全镇2.6万户菜农存款总额达18亿元,80%的黄瓜种植户年纯收入可达10万元。同时,通过发展扶贫大棚、安排贫困户在扶贫棚务工和实现产业分红,实现了1000余人贫困群众彻底脱贫致富。


早在20世纪80年代,曲堤黄瓜便开始规模化、设施化、集约化种植,这既得益于曲堤的地理位置优势,又是技术加持的结果。曲堤地处黄河下游冲积平原,受气候、土壤、日照等因素影响,产出的黄瓜色泽鲜亮、条直刺密、清脆甘甜,属于瓜中上品。再加上当地依托自主创新的秸秆反应堆技术给黄瓜提供充足的二氧化碳,通过光合作用,让黄瓜在无需化学肥料、农药的基础上达到品质高低碳无污染的目的。


在生产端,曲堤按照“南稻、中菜、北蒜”的总体规划,依托“市场+基地+农户”的现代产业化生产模式,建成了黄瓜种植示范园,种植大棚的“配置”发展成了“钢筋铁骨”“智能操控”。整个生产、管理、流通过程,完全按照绿色食品黄瓜生产技术操作规程进行,确保了产品质量。同时为加强品牌维护,基地积极参加市级以上组织的各类农产品展示活动,产品包装统一使用“曲堤”商标、山东省著名商标、绿色食品标志。


在销售端,曲堤建立了专门的黄瓜批发市场,在不断扩大基地规模、提升黄瓜品质的基础上拓展黄瓜销路。曲堤黄瓜批发市场日上市量最高峰达160万斤,年产量超过10亿斤,交易额超过15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优质黄瓜专业批发市场。通过市场交易,“曲堤牌”黄瓜打入了上海、深圳、广州、哈尔滨等50多个城市,远销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并被肯德基、麦当劳连锁店定为专用食品。


曲堤黄瓜产业和黄瓜专业批发市场的辐射功能吸引了大批商户来曲堤投资兴业,聚集了大量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截至2018年,曲堤的商贸业户已达3000余家,涉及餐饮、农资、木材等多项产业,并形成“一街一品”的规模化经营格局,年安置就业3000余人,增加税收超过600万元。


2020年,黄瓜市场贡献街道财政超过1000万元;黄瓜产业所覆盖的85个村的村集体经济收入全部达到5万元以上,仅黄瓜产业一项村,集体全部达到3万元以上,有的村达到了30万元;棚均纯收入10万元以上,老百姓存款近20亿元。


未来,曲堤镇将继续挖掘黄瓜产业内涵,瞄准标准化高端化发展方向,打造黄瓜文化小镇、智慧小镇和品质小镇。同时,着力构建全产业链条,释放“新六产”带动效应,把黄瓜产业作为实现乡村振兴的强劲动力,带动更多群众增收。到今年,曲堤黄瓜种植面积将会达到10万亩,年产量20亿斤,年产值突破30亿元。


蔬菜之乡寿光,菜篮子炼成记


蔬菜之乡.jpg

图源:寿光农商银行


聊到蔬菜之乡,还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那就是山东寿光。


寿光与农业的渊源由来已久,追溯历史,世界第一部农学巨著《齐民要术》的作者贾思勰就曾生长于此;而就地理位置来说,寿光市属于平原地带,地势平坦,四季分明,冬季日照时间长,这为蔬菜种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寿光发展设施农业较早,也是冬暖式大棚蔬菜的发祥地。寿光开始发展大棚蔬菜是1989年,当时普遍施化肥以提高蔬菜产量,单一的化肥品种导致土壤板结,地力下降,影响了蔬菜品质。基于此教训,寿光决定从源头抓起,走绿色发展之路。2011年,寿光在全国率先实施沃土工程,推广生物有机肥及土壤深翻、秸秆还田等土壤改良技术,到2020年已经累计改良土壤近30万亩,土壤有机质含量由原来的1.6%提升到1.87%左右。


土壤改良是寿光走绿色发展道路的举措之一,此外,寿光也积极推动蔬菜大棚升级换代,向农业智能化迈进。2019年寿光将AI人工智能引入蔬菜大棚管理,利用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主建的能源大数据中心为数字化汇聚平台,通过物联网设备,自动采集调控蔬菜种植、生长环境等数据,由此改变蔬菜大棚的管护模式,促进设施农业提质增效。


当然,寿光不仅仅是重视蔬菜生长所需的土壤环境和大棚设施,同时也积极推动蔬菜种业更上一层楼。近年来,寿光市在推动育种水平提升、培育壮大种子种苗企业的同时,不断加强资源整合。


寿光将国家蔬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寿光试验站、国家大宗蔬菜产业体系寿光试验站、山东省蔬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寿光蔬菜研究院等研发机构资源力量进行整合,引导蔬菜产业集团出资1.5亿元注册成立了寿光蔬菜种业集团,从市科技专项资金中列支1000万元扶持开展育种研发,构筑了各类要素集聚的研发平台,建设了分子育种实验室,获批“农业农村部设施蔬菜种质创新重点实验室”、“山东省设施蔬菜分子育种省级重点实验室”。


经过不断投入和培育,目前,寿光全市从事蔬菜种子及育苗的单位发展到401家,自主研发蔬菜新品种140个(其中,获得植物新品种权保护的蔬菜新品种82个)。国产种子在寿光的占有率由2010年的54%提升到70%以上,其中黄瓜、圆茄、丝瓜、苦瓜、豆类、西葫芦、甜瓜、樱桃番茄等作物国产品种占有率已达90%以上,形成了国产化种子占主导地位的新格局。


寿光蔬菜种业创新持续为蔬菜行业的稳定和突破发展创造前提条件,在实际生产过程中,为了坚守安全监管底线,确保种出来的蔬菜质量不出问题,2019年,寿光市创新推行全域网格化监管机制,开发了网格化智慧监管系统。将全市划分为28个网格,配备56名监管员、28辆专用车,对全市农资市场、合作社和种植户的农产品、农业投入品质量安全进行全天候监管。


在产销端,寿光农商银行为推动“三农”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逐步提升县域支付结算服务水平,依托中国银联研发的产销服务平台,畅通了蔬菜收购商、合作社、农户的资金结算渠道,解决了农村支付结算的痛点,打通了乡村振兴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截至2月末,寿光农商银行已拓展蔬菜合作社895户,绑定农户3.8万户,有效交易3.6万笔,交易金额11.2亿元。


小结


五个“蔬菜之乡”有的发展较顺利,有的则经历了不少挑战,但相同的是都不曾停下发展步伐,蔬菜产量不断更新,技术持续创新。而从以上梳理的这些“蔬菜之乡”的成长轨迹,我们至少可以发现以下几个规律:


第一,打造特色农产品往往具有较独特的农业资源禀赋,地理位置、气候条件、土壤情况、水资源等都可能是当地最基本的农业基因优势;


第二,“蔬菜之乡”是一张自带光环的名片,但能否长期保持优势地位还需要在生产、加工、销售、转化升值等环节积极作为,品种培育是一种方式,种植技术革新带来的附加值可能更大;


第三,随着市场供需关系变化,价格变化常常容易引起种植户盲目跟风过分扩大或减少种植面积,这种情况下适当引导和政策保护对于产业发展的稳定性和竞争力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第四,打造特色农产品对于致力于成为农业特色小镇的地区来说仅仅是一个起点,围绕这一品牌搭建全产业链,甚至发挥辐射作用吸引更多资本和资源进入才是长久之策。


综上,这些蔬菜之乡还香不香?好好做,自然是香的。



注:文中如果涉及35斗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35斗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35斗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gao.kp@vcbeat.net。

分享: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