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供应链战“疫”启示录:什么是企业免疫力,社区电商是风口还是泡沫?

作者:李秦 2020-03-12 09:35

疫情的出现让社区电商和生鲜宅配模式再获消费者青睐,彰显了现代农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性和供应链各环节相互依存、信息融合的趋势性。

 

3月9日,望家欢农产品集团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由美团点评战略领投,现有股东隐山资本跟投,资金将用于加强“城市共享配送中心+县域农业发展中心”建设,以及源头采购共享平台的发展等。据悉,此次融资是我国团餐供应链行业近年来最大的单笔融资。

 

望家欢的融资事件也说明,有稳定农产品供应链保障能力的企业将持续得到市场和资本的青睐,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供应链的发展趋势。与此同时,35斗了解到,由于运输渠道受限、生产端“卖不出”、消费端转向线上模式,各种疫情影响下的非常规措施成为了未来农产品供应链模式和技术突破的“萌芽点”和“试金石”。


成本上升、物流受阻,企业面临现金流大考


青岛浩丰食品集团在全国12个地区布局2万亩自有基地进行露地蔬菜种植,同时有近8万亩的订单合作基地,与多个合作社、家庭农场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可以保障多种蔬菜产品周年供应。2017年以来公司在山东德州、四川眉山等地建成运营6个单体100亩以上的智慧玻璃温室,年产量是普通大棚的4-5倍。

 

董事长马铁民告诉35斗,“总体来看,疫情导致各项运营成本增加,流动资金紧张。”

 

疫情导致餐饮客户订单大量减少,但蔬菜作为生活必需品,零售订单大量增加,尤其是线上新零售订单几乎翻了数倍。作为具有较强生鲜产品供应能力及较强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之一,为支援战“疫”一线,保障老百姓日常生活蔬菜产品的需要,青岛浩丰食品集团组织山东青岛、山东德州、上海金山、福建漳州、四川眉山等地1000余员工,春节期间不休息,加班加点,在确保员工人身安全的条件下,加紧采收加工新鲜蔬菜,保障供应。

 

浩丰.png

(图片来源:青岛浩丰食品集团)

 

从1月24日开始,浩丰每天向山东、上海、北京、浙江、江苏、四川、厦门、广州等地供应白菜、洋葱、胡萝卜、甘蓝、生菜、土豆、番茄等“绿行者”品牌蔬菜22万余斤,主要供应给盒马鲜生、叮咚买菜等新零售渠道,截止3月10日已累计供应各类蔬菜1000万余斤。在原料、包装物料、人工、物流等综合成本增长的情况下,保证质量,不涨价。

 

由于部分村镇封路,人员无法返岗,导致工人临时性短缺。再加上春节假期期间,人工采收、物流运输等成本成倍增加,包材辅料供应商延迟开工,部分物料不够又得不到及时补充。

 

针对这一困境,公司依然加派人手,提升采收和加工效率,保障各渠道产品足量、及时供应。物流方面,公司与紧密合作的物流企业及时商讨运输方案,保障物流的持续稳定,在原料到货和成品出货环节增加消毒防疫措施,全程冷链、保质保鲜。

 

在疫情冲击下,如何稳定现金流成为大部分企业面临的棘手难题。北京极星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徐丹表示,“企业每年运营成本在1500万左右,资金有一定压力,渠道账期目前很多都比较长,特别是冬季采暖期运营成本高,但是回款基本要到3月以后,冬季特别是过年期间资金压力尤其明显。”

 

徐丹.jpg

(北京极星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徐丹,图片来源:极星农业)

 

据悉,极星农业成立于2016年,其现代农业产业园位于北京市密云区,占地面积约40公顷,总投资15亿元,一期玻璃温室占地约3.3万平米,引进荷兰先进的无土栽培番茄生产、NFT水培生菜和工厂化育苗。

 

冬季外阜地区损耗巨大,发往北方地区的叶菜冻伤严重,公司只能砍掉几乎所有北京以外地区订单。叶菜本身货单价比较低,专车不值。夏季番茄和叶菜也出现损耗较大的情况,全程冷链无法保证,特别是交给对方大仓后,仓库管理入库参差不齐。航空件遇到雷雨季节,延误较多,导致货物在高温下存放时间过长而造成损失情况较为普遍。

 

而物流配送方面,企业自己只有一台车,客户一旦多了很难协调,有不少客户的大仓都在大兴,从基地到大兴往返将近4个小时,第三方的物流车费用高,走别的快递时效性不稳定而且成本也高。

 

此外,一般来说农资耗材供应在年前会出现高峰,过年期间渠道的订单量都较少。但今年情况特殊,初三开始部分渠道开始紧急复工订菜,但是不少基地年前准备不足,导致各种包材严重缺货。工厂无法复工,物流停滞,导致有包材运不出、卖不掉的现象。

 

在徐丹看来,疫情会让城市更加重视本地供应,大城市周边的大型标准化基地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在特殊时期,只有规模化、标准化的基地才能提供有力的保证。

 

“疫情对大型智能设施也是一次促进,以玻璃温室为例,我们通过改变温室温度、二氧化碳浓度、灌溉策略等,让叶菜的产出时间缩短40%以上,可以在很短时间将产能扩大一倍,这是普通设施做不到的。”


转型线上发力,破冰餐饮业寒冬


这次疫情导致所有的火锅店、烧烤店都停止运转。即使疫情恢复,这些店也很难快速回到正常的经营。中冷合创是一家致力于食品领域供应链解决方案的平台服务公司,主要集中于火锅和烧烤两个垂直场景。


针对这一困境,中冷合创从to B转成to C的供应链,推出了到家的产品结构,主要做城市的火锅和烧烤到家业务,“疫情反倒让我们的业务有三倍左右的提升。”创始人孙继勇说。


孙继勇.jpg

(中冷合创创始人孙继勇,图片来源:中冷合创)


生产端有序复产,影响不大。而供给端出现了生意模式的转变,到店业务暂时出现了小下滑的趋势,到家业务有巨大的上升空间。对传统的制造业企业来讲,没有到家渠道会很痛苦。“消费还是在消费,只不过是场景转变了。”


孙继勇认为,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物流或商流还没有完全打通,在这一阶段,能找到快速有效的解决方法是不现实的。对于企业来讲,最简单的办法是找到具有到家渠道能力的人,或者为有到家渠道能力的终端提供服务,以解决供应链的问题。


在商流层面上,想要解决当下产品滞销的问题,要么找到有带货能力的人,要么掌握流量的人愿意打开流量通道。传统渠道来看,离社区最近的商超便利店对整个货物的流通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他们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的。


由于公司一开始的业务逻辑就很清楚,做垂直场景的供应链,瞄准餐饮里两个最大的赛道——火锅和烧烤,因此业务方向不会有太大的调整和变化。在同时发展到店和到家业务时,公司会加强自己的物流建设,今年在中国所有的核心城市加快补仓,在流通的环节上更有效率。


另一方面,中冷合创也会进一步加强数字化能力,比如小程序、APP的建设,以及整个供应链协同的创新能力。此外,公司还计划通过消费者画像捕捉,为门店提供更精准的打法。


作为一家湘菜食材配送的企业,麦菜邦也受到了餐饮店暂停营业的影响,导致总业务的90%左右处于停滞状态。公司以长沙为业务中心,为长沙地区70%的中大型湘菜餐饮店提供特色食材城配服务。此外,通过物流快递辐射其他地区,麦菜邦还与全国三四百家餐饮店合作,把湖南本土的特色食材直接配送到各地湘菜馆。


创始人周钢透露,疫情前期对于公司的影响大一点,3月份开始逐渐减弱,上游影响更多的是货源问题。对于物流端,城际物流受到的损失可以通过从其他地区调货来解决,城配物流方面,司机尚未返城,加上疫情催生的社区电商发展特别快,近段时间每个平台的车辆需求缺口都比较大。


周钢.png

(麦菜邦创始人周钢,图片来源:麦菜邦)


在他看来,不管有没有疫情,末端的消费需求都是刚需。受困扰最多的是种菜的基地和农户,因为他们销售渠道有限,信息不对称导致生产者卖不出、消费者买不到的情况。作为中间的信息传递者,平台方的角色就显得更加重要,需要把消费者需求、采购信息真实反馈到生产端,农户和基地按需、按订单生产,才能有效解决滞销问题。


疫情影响下,电商和商超的消耗量会远远超过现有批发市场、农贸市场的正常流通量。农户也需要开拓新渠道,和更多社区生鲜电商合作。


除了参与两场助农保供活动,帮助长沙周边基地解决农产品滞销的问题。2月1日,麦菜邦还上线名为“食惠派”的C端平台,主做社区生鲜电商,依托原有供应链和团队,完善现有业务。


“整个平台做B端是有经验的,做C端的话团队经验还不足,但方法论是相通的。加上之前有比较好的供应链基础,在产品选品和品控等方面具有经验,近一个月以来平台发展不错,2月份的销售额达到100万,3月预计能到400万左右。”


据悉,“食惠派”平台目前以生鲜食材为主,接下来的发展会分为两个阶段。在疫情窗口期,以长沙为中心快速打造自己的品牌,获取更多客户,通过社区团购、社区合伙人的模式拓展业务。第二阶段借助麦菜邦做餐饮B2B业务时构建的前置仓,打造预订和及时达结合的业务形态,更快地将新鲜食材送达社区。


“宅经济”下的电商突围


深耕农业20几年的传化农业,一直致力于花卉园艺的研发、生产和全产业链集聚创新服务。谈到疫情对于企业的影响,传化农业原营销总监谢辉表示,“农场的采摘无法完成,集中备货受影响。此外农业产业发展还面临订单量少、人员复工、冷库紧张等问题。像传化这样的集团可以依托自身的物流体系,通过近100家物流公路港的云仓体系协调冷库等”。


传化.jpg

(图片来源:传化农业)


针对物流受阻的问题,一方面,农产品供应类企业可采用云仓模式,与大润发、京东等大的实体平台共享冷链大仓。另一方面,尽可能缩短配送的线路,同时通过内部挖潜、人员的合理分配保证产品的配送到位。


“目前来看,疫情的影响会持续半年左右,尽管防控措施做得比较好,但对农业产业本身而言第一季度的损失也是无法避免的。疫情催生了线上订单的发展,这会对社区店铺造成很大冲击。 ”


为了应对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公司将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将自有产品输出给农场,并提供技术指导解决产品销售问题;同时加快线上布局,继续为社区电商供货,也不排除会收购部分社区电商的可能性。


全国布局近百家物流公路港的传化集团,在冷链物流方面,公司早就布局了“云仓”,以共享仓库促产品快速流通。今年计划通过大数据将云仓覆盖面扩大、仓库种类增多。 


据悉,对于农业和生物创新产业园的建设,传化科技城会重点探讨如何将农业创新发展与大数据、人工智能融合,更快速地链接到市场端。通过集聚行业创新力量,整合优质产品资源、开发线上系统,扩大对外合作范围,形成全产业链创新合力,打造长三角农业创新标杆。 


作为北京乃至全国较大的农产品交易市场,新发地拥有北京周边地区8大无公害基地和全国10大农产品产地市场。新发地生鲜网采用“互联网+”生鲜模式,依托新发地200万亩基地和批发交易资源,通过自有仓储分拣配送中心、全品类的电子商务信息化网络平台,为北京各部委、央企、高校、军队等机关食堂提供生鲜食材配送服务。


新发地.jpg

(图片来源:新发地生鲜网)


新发地生鲜网总监孙庆宇表示,疫情对于企业的整体影响不大,原因在于公司的客户群体以党政机关单位为主,消费端稳定性比较好。而前端供应基本可控,生产基地的菜能正常运往北京。除了特菜类,土豆、白菜、萝卜等大品流通正常,米面粮油都有库存。


目前,企业已经全面复工,但对消毒、检测、入库等环节的防护措施更为严格。“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这个行业绝不能出现一例病例,不然整个产业链上下游都会受到影响。”


在他看来,疫情对于整个行业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交通运输渠道受阻、人员不流通,并不会导致供应链的变革。疫情过后行业会逐步回归常态,供应链的优化需要长时间的磨炼。


“目前来看,疫情对于供应链是有重创,但是催化作用太小,不太可能实现很大的飞跃。在这次疫情中,生鲜电商崛起,大批量的网购导致电商供不应求,这对于投资人和创业者来说是一次机遇,2020年可能会导致生鲜电商的大变革。但个人认为只是短暂现象,特殊居家时期导致的增长最后也会回到原来的平衡点。”孙庆宇补充说道。


“社区电商是很值得做的,超市+商场的模式也是发展趋势。但是大批量的商场是不可能的,社区店有一定的发展空间。虽然中国现在以菜市场为主,但是菜市场的特点是占地面积大、品类多、较为偏远,而社区店就不受限制,触达更加方便。”


提升核心竞争力,拓展营销新模式


在麦菜邦创始人周钢看来,对于供应链企业来说,核心竞争力在于供应链的建设,包括商品的组织能力、供应商数量、供货的时效和品质等。当交易模式以及合作伙伴发生改变时,才可以快速组织市场上的货源,保证正常的供货。与基地、厂家、源头企业建立深度的供应链合作,是企业发展生命线和基础。

 

其次是运营能力,传统企业想要转型有一定难度,电商的运营方式不同,需要花一定时间去培养基础。为了抓住这一趋势,任何一家供应链企业都应该重视电商人才的培养,才能利用现有的移动电商红利期来开展业务。

 

现金流也是很多企业面临的核心问题,好的现金流才能保证长期稳定的经营,不然面对危机会非常被动。良好正向的现金流,对于电商和传统企业来说都非常重要,才能在风险来临时有很好的抵抗能力。

 

麦菜邦.png

(图片来源:麦菜邦)

 

对于疫情给整个行业的带来的影响,中冷合创创始人孙继勇表示,短期来看,到店业务受到了一定影响,到家业务出现井喷。近几年,中国两个消费场景在转变,在家吃饭越来越少,在外吃饭越来越多。随着疫情改变的是,在家吃饭变多,在外面吃饭变少,但这只是一个短期现象,这两个场景的转变是历史之必然。

 

这次疫情让消费者更加重视高质量的产品,同时也培养了他们的消费习惯。未来,最有效率、最能精准链接销售平台的模式,才会成为消费者生活的首选。带货能力和社群营销,会在未来城市的快消品销售中起到很大作用。

 

触达更快、粘性更高、更有效率的销售渠道会出现,整个社会的流通环节(商流和物流)会进入大洗牌。物流层面上,宅配将迅速发展,“最后一公里”的物流能力竞争会非常激烈。商品渠道的流通百花齐放,未来意见领袖、IP、新平台、新模式会喷薄出来,同时商流也会朝着高质量发展。

 

“中国企业家应该真正明白什么叫高质量发展,以终为始,预测未来,然后倒推我们应该怎么发展。对于企业来说,一定要弄明白什么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如何实现新旧动能转化、什么是企业未来。这次疫情表面上带来的是危机,实际上会推动整个社会从一产二产到三产,全面走向更好的进程。” 


每一次危机都是“危中有机”


往年正常情况下,春节期间生鲜农产品价格会有小幅上涨,而本次疫情发生与春节行情重合,原本供应紧俏的市场由于市民的恐慌性抢购变得更加供不应求,小部分逐利商家趁机大幅提高售价。但总体来讲,在各方齐心“抗疫”的共识下,生鲜从业者更多的是做到保供应、不涨价,维持生鲜农产品价格基本不变。

 

青岛浩丰食品集团董事长马铁民表示,短期来看,疫情对行业从业者提出了严峻考验,企业成本上升、市场渠道收窄。疫情对餐饮、消费行业的影响也进一步传递到生鲜供应行业。由于生鲜行业时效性要求极高,因此企业在疫情期间的亏损不会因为疫情的好转而得到回补,现金流不足和产业链中话语权不强的企业将面临资金断裂或销售越多亏损越大的窘境。

 

通过此次疫情的考验,风投机构将更加聚焦于行业内产业布局合理、供应链能力强、技术、产品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同时也期待农业保险能够更加完善、全面,成为现代农业运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于从此次危机中看到的启示,他表示,首先生鲜行业供应链能力要经得起考验。不管是B端餐饮客户、商超新零售客户还是C端消费者,都不可能接受一个供应商总是缺货,或者买到的生鲜产品还没送到就已经变质的情况。因此,供应链不强的生鲜企业,面对突然暴增的市场需求,反而会加速其消亡。而得到消费者检验的品牌企业,则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其次,消费者将更加关注生鲜产品的“安全”、“美味”和“便捷”。在疫情面前,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消费者逐渐适应了通过新零售线上平台下单, “价格因素”不再排在第一位,取而代之的是“安全”和“方便”。因此,尽管疫情对整个行业来说意味着极大的困难,但对高品质生鲜产品和新零售渠道来说却是难得的历史性机遇。

 

疫情终会过去,生鲜行业和企业虽经洗礼但也可谓涅槃重生。随着供应链环节的恢复,产品供应逐渐增加,随着人们重回工作岗位、生活节奏得以恢复,对产品的需求逐步稳定下来,企业各项业务开展也将重回正轨。

 

从企业发展战略来看,农业产业标准化、组织化、设施化、信息化将始终贯穿企业成长路径,加强供应链中商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上下游整合协作能力是企业苦炼内功的不二选择,消费需求升级倒逼企业产品和服务进步,每一次危机都是“危中有机”。

注:文中如果涉及35斗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35斗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35斗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gao.kp@vcbeat.net。

分享: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